无题

By 多愚的解释 at 2019-02-11 • 0人收藏 • 211人看过

如果人是一个程序,那么他的文章就是他在开源。


一个程序员A将自己的程序开源到GitHub上,可能别的程序员会褒贬不一,但这个程序对现阶段的A来说是可以值得自豪的。


这几篇主要对前面文章再来一个总结补一些漏,然后我就准备停用这个ID了,我也算是一个投机者,该平仓就要平仓了,我挺喜欢我推特的个性签名的“我不谈信仰,圣人这种东西也是极具欺骗性饱含戏剧性的。人性本恶,才是真谛”,还有一个习惯就是“当一个人有夺取话语权的倾向时,我就会站到他的对立面去审视”,此举说白了就是见好就收。

写文章只是一个爱好,而现在再也提不起劲去炒币了,没有最开始那种动力了,虽然我远远没有达到钱没有意义的阶段甚至依旧不如很多人,但是这人生或许就可以一眼望到头了,我想只是时间问题,所以,爱好还会保持,至于会不会再在其他地方分享就不得而知了。


最近经常看到别人用到“存在即合理”这句话,我想分享一下我的个人观点。

这句话的语境是仅限于当时的,例如,电灯没有发明之前,煤油灯的存在是合理的。如果人们只知道合理这个现象而不去问一句为什么,那么,电灯就不会出现,可是,总会有人因为煤油灯的诸多缺点抱怨谩骂,有人会因为煤油灯的黑烟呛鼻不断抱怨,有人会因为煤油灯引起的火灾而谩骂。这些抱怨谩骂的人,本意其实并不坏,他们只是希望更好,但有人也只是停留在抱怨谩骂而已,有人就会从自己的抱怨谩骂中发现本质——煤油灯的存在合理的地方是我们需要光,但,他在以后会成为不合理的理由就是这些抱怨谩骂。于是,他开始不再只是谩骂抱怨而是想着要改变,于是,电灯就出现了。电灯出现之后,电灯就成为一部分人口里的“存在即合理”,但人总是不会满足的,还是会有抱怨谩骂,光不够亮太费电,于是,这些人中就会有一批人重新总结,LED等等就出现了,当然,现在依旧有人会在说存在即合理,依旧会有人谩骂抱怨,或许,也会有一批人停止了谩骂抱怨去想着改变,但如果这些人改变的后果是回到了煤油灯,那批说着存在即合理的的人就会转变成抱怨谩骂的人,于是,抱怨谩骂的人占了绝大多数,基数的激增会让一个小概率事件的发生瞬间成为相对的大概率事件,也许会重新回到LED时代,也许会有更新。所以,你若觉得煤油灯不合适,那么,尽管去抱怨谩骂,因为你发现了缺点,即使人和人不同,但是,煤油灯的存在是因为人们需要光,而这时大部分人的刚需,你看到的缺点,别人看到的缺点,都是缺点,都有共通性,也就是改变的基础,但你要是说觉得煤油灯灯座不好看自己想要改变别的样式,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define脏话。人是有情绪的,无法避免,而情绪本身是一个漏洞也能揭示漏洞。你谩骂是因为你对照自己的标准发现了别的物品的漏洞,你高兴就就是揭示了自己的漏洞,所以,你若想找到一个现象的漏洞,就去看骂他的人怎么说,你若想补上自己的漏洞,就看自己高兴的原因。

define动态平衡。为何不是静态平衡?还拿车子来类比。静止的车子前进或后退状态的改变所需要的力和风险要比一个120码飞驰的汽车所需要的力和冒得风险要小得多。所谓螳臂当车,大抵如此。一己之力去改变一个静止或缓速行驶的suv那叫做碰瓷,一己之力去改变一个飞速行驶的前四后八那叫自杀。

define皇帝。前文的皇帝的权利被赋予了世界上每一个人,因为互联网,当然,你不愿意上网那就是你自己放弃了这个权利。而互联网的用户群体男女老少不尽相同,也就是说,权利的赋予是平等的,最近国内外看到有关男权和女权的争议,觉得挺滑稽的,毕竟,骑驴找驴这件事本事就是滑稽的。Every thing you  want,you need to earn it  yourself,not only yelling.prove it。

define好坏。好坏是相对的。对自己来说,坏是事与愿违。对别人来说,坏是自己认为的别人的事与愿违。就前面提到移民问题的好坏,也是这样,对为一己私利的来说是事与愿违。对为了后代的来说也许就是塞翁失马吧。

define敬语。一个庞大的语言体系,语言库中难免会存在或多或少的敬语。敬语的使用若是为了奉承,那会影响效率,敬语的使用若是为了避免无谓的争执也就是为了提高效率,那就是提高了效率。但我看到有些语言中分出了高低贵贱,有些词和句式的存在只是为了区分身份,实属不该。

define书荒剧荒。看到有人喜欢问别人看什么书,学什么入门这些问题。就我个人来说,我有逛书店的习惯,如果你还在迷茫该看什么书该怎样做什么,多去书店逛一下吧,毕竟,这个世界上最懂你的是你自己,你现阶段喜欢看什么书,能看什么书,什么书有帮助,只有你自己知道。你若被心理鸡汤吸引,说明你现阶段还需要,当你看到一本书名之后,当你翻了一下序言之后,你自然而然会做出判断——读还是不读,然后,有帮助还是没帮助者个问题就有答案了。看电视剧电影也是,你还能被综艺节目吸引,说明现阶段的你还需要,当你还能被抗日神剧吸引,那么说明现阶段的你还需要,当你还能被宫斗剧吸引,那么说明现阶段的你现在还需要。也就是说,不是你看什么书决定现阶段的你,而是现阶段的你决定了你看什么书,反过来,存在即合理,心灵鸡汤,抗日神剧,宫斗戏的存在说明市场广大,能靠此盈利,当人们一看到名字的时候就明白了整部戏的内容的时候,你觉得他还会看下去浪费时间么?那么,这个市场就会消失,没法盈利不想破产就要拿出新的符合大众认知的东西,那么,从此盈利好像也就无可厚非了。也就是说,你把黑镜这些作品拿过来,很多人会觉得无聊,也就是没有市场。有人说那你不拿过来怎么会确定呢?是啊,可惜,他就放在那里,你为何就不能主动一点呢?当然,如果主动引进也会有所作用,但,少了一些寻找过程的乐趣,毕竟,很多东西不是一蹴而就的,没有煤油灯是不可能一下子出现LED灯的,因为在寻找的过程中,你会发现电,电虽说不是主要目的,但,确实带来了很多改变。当然,别人可以分享自己觉得好看的,你也可以参考,最终的决定权还是你自己。某导演说的一句话现在看来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define吵架。无论亲情友情爱情乃至平常小事的对错好坏。有些争吵是没有必要的,两个小情侣吵架你不爱我,那么,别吵了,你们各自只需要一句话“你定义一下爱情”,那么这两个define一对比,差距太大的话就没有再吵下去的必要了,不如早早各寻新欢。其他事情也是如此,只需一句“define it”,就会终止很多无聊的纠缠和矫情,各自安好,节省时间。

define梦想。每个人都有梦想,他的梦想可能是有一片农场,安安静静自给自足,你的梦想可能是在LA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公寓,他的梦想可能是希望能有自己的一个律师事务所,你的梦想可能是比肩乔布斯,而你的孩子的梦想可能是下一个生日能够收到一套火车玩具。每个人每个阶段的梦想都是动态的,突然有天,有一个叫美国梦或者中国梦或者德国梦的东西要去代替每个个体的梦想,并且宣称从此刻起这就是你们的梦想,并且包含了你们大家所有的梦想,多少年后能够达到,那么,你可以相信,一段时间后,你就要开始问,我的农场呢?我的公寓呢?我的律所呢?我的乔布斯呢?我的火车玩具呢?你看,连那个小小的火车玩具都没有实现,你愿意么?所以,有梦想的个人是伟大,有梦想的集体是可怕的。

define“吾道一以贯之”“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知行合一”这几句话的“一”。每个人都是世界的中心,宇宙的中心。这句话乍一听略显狂妄,可能还带有一些法西斯极端主义色彩。但事实上,每个个体都是一个圆,有些可能是圆的叠加。如何创造一个圆?圆规。以一点为圆心,以某个尺度为半径,这个尺度可以小到以圆心为半径,也就是一个点。人也是一个圆规。以自己为圆心以自己为半径可以画一个圆,以自己为圆心以家庭为半径可以画一个圆,以自己为圆心以一个村子为半径可以画一个圆,以自己为圆心以世界为半径也可以画一个圆。什么是圆?这个圆里包含了无数个和你一样的人,也就是你自己半径这个圆画完整之后,你不知是明白了自己,你明白了每一个人。其他半径同理。为什么是半径,不是直径?因为,圆规只能是半径画圆。圆就意味着反转。当你认清自己的优点善良之处的时候,你只是画了半个圆,要想形成一个完美的圆,你还要审视自己的另一半——缺点阴暗面。这样,你就会形成一个完美的圆。如何才算是以直径画圆?就是以别人为圆心。以别人为圆心所形成的圆,别人的半径是你的的直径。无论这个别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群体。也就是说,当你放弃做自己的圆的圆心,你就处在别人所画得太极图里,或黑或白,时黑时白。这也就是所谓的丢失了自己的一切包括梦想,因别人的存在而存在。而开头那三句话里的“一”,在计算机里代表真,套过来就是“真我”,也就算是一个外人所说的“极度自私”吧。无论是那个半径的圆,无论大小,不变的只有那个圆心,那就是你自己。但,这里又有不同,有人靠让别人吃亏来完成自己的圆,有人靠吃别人的亏来完成自己的圆,这两者总是会存在的,也必须存在。所以,还是那句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吧。知行合一,就是说,你生气可以,生气就会导致谩骂抱怨,但,还要记着,你生气的本质是知道了这个东西存在缺点,你要做的是想出解决办法,也就是行动。但,这句话完整的应该是“知行合一,格物致知,致良知”,这句话我想改一下“知行合一,格物致知,致良知,知行合一,格物致知,致良知, ”构成一个圆吧,毕竟,有始有终。至于“致良知”,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没有黑就没有白,两者不可避免也不可或缺。

define愤青。还是那句话,愤怒是一种情绪,是因为发现了自己认为不满意的地方,愤怒是一个好事,因为他表达了一个人不甘现状的愿望,也就是希望改变,只是,有人一辈子只是发现了缺点然后愤怒表达希望,也就是“知”,他们希望别人去改变。有人“知”后,就会去“行”。“行”的达成所需要的计划需要“格物”去发现,至于最后能不能“致良知”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前车之辄不是没有。也就是说,改变只会发生在“愤青”这个群体里,那些嘴上说着“存在即合理的”但不明白这句话含义的人群里,是不会出现的。人活一口气,这一口气却各有不同。

define“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A如果被小青蛇咬了一口,他这辈子就会怕井绳而避免被蛇再次咬伤,毕竟,伤口和痛是伴随终生的。他会告诉自己的儿子B并露出伤疤,B可能会有所忌惮但他不会看到井绳就害怕,但可能不会被蛇咬,到了B的儿子C时,他依旧会告诉C远离蛇,但是,他没有伤疤他也没有痛的记忆,他无法描述,于是,C就很有可能重新被一条小青蛇咬伤,更有可能去主动靠近一条小青蛇甚至眼睛王蛇,前者进入下一个循环,后者就没有循环了。

define货币。记得有一个比喻“一个猎人起初徒手抓兔子一天抓两只,正好解决温饱,后来,他计划起早贪黑努力多抓点,于是,他每天能抓五只,他开始有存货了,他就准备休息一两天不抓兔子去找材料做一把弓箭,这样效率更高,能抓到更多更大的猎物........”讲到这,你还在吃兔子么?你的弓箭呢?

define棋。人生是一局棋,以人性画得棋盘落子之处必是人性交汇处。你是棋子还是棋手?就我来说,我以前觉得自己是棋子,然后不甘心要做棋手,但后来我发现,这盘棋,没有棋手,都是棋子,但是,当我发现趋势,我也只能顺势而为,我可能会有错觉我在主导趋势,但终归是错觉,毕竟,我在别人布局的棋盘上,即使能猜到所有其他棋子三步之后的落子处也不意味着我是一个棋手,只是一个高等棋子罢了。

define讲理。有时候,讲理也是一种无理取闹。

define做事。有人说,一天天闲着就是浪费时间,要找一些事情做。我近一年多的时间大部分都是在发呆,所有炒币的人经历过的幻想和绝望我估计也没落下,就像看书看电视剧一样,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没意义的,还在干着一件事,那么,说明这件事还是没琢磨透,那就是还有意义。无聊的时候还在玩游戏,那说明游戏的意义还没有琢磨透,那就是有意义的。

define科技。一张浅笑的自拍都存在戏剧化,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反科技的意思,毕竟,以前没听说过。我也会问自己,然后才发现,科技进步例如照片的出现,几百年前没有,但是,几百年前有人,人有人性,几百年的改变就是科技进步,而人是一个常量。科技,就是人性的显微镜。

define戏剧和演员。一部顶级戏,精妙的地方就是演员不知道自己是演员,因为人情世故就是他们的剧本。

define名言。任何名言,都有时效性,而你却要活在当下。

define讨论。天下乌鸦一般黑,这是很普通的一句话。可是总会有人用放大镜去找寻对比“你看,西边这支乌鸦有几根羽毛比其他的浅一点”“你说东边那只乌鸦啊,他全身就没有一处白的”“你看西边这只乌鸦,那几根颜色浅一点的羽毛就是招牌,人人都知道,而且,我又新发现了一根不太明显的,厉害吧?”“东边那几只乌鸦的黑啊,白血病都救不了他们的黑”,你看,讽刺不,一个个煞有介事的刻意在忽略一个事实——他们在讨论的是一群乌鸦而不是天鹅,但他们必须找到,也不得不找到不同,否则,他们会真的发现,这是一群乌鸦,自己的无助感会瞬间压垮自己。可是,乌鸦就是乌鸦啊,为什么还要继续深入细节寻找那一丁点浅呢?更讽刺的是,随着讨论的持续,人们为了找到更多的不同,开始升级装备,一个个攀比用多么高级的显微镜,随着显微镜越来越高级最后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和乌鸦是一样的,可笑的地方来了,他得出结论他就是这只乌鸦,谁说这只乌鸦黑就是说我黑,就是和我过不去,于是,讨论从乌鸦的哪根羽毛颜色浅一点变成了我的乌鸦不是黑的。你问发生了啥?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已经发生正在发生将来还会发生。维拉参与这个话题,人们都开始选择自己要维护的乌鸦了,争先恐后呢,这个环节我倒是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在说,我不说不就显得我没见识么,怎么都要插几句话,免得别人发现,况且,以后就要靠这个打发时间呢。于是,讨论的方向愈来愈诡异,人们再也不愿意承认,这是一群黑色的乌鸦了,即使有他们说这个有点浅那个更浅,虽然我没看出来,但不能让大家知道,否则好象是我的眼睛有问题似的,哼,我才不是。

define算命。有人会说,你既然一口一个人性,我在大街上随便拽一个人你给他看看?我想说,我并非是那么懂人性,我只是有了一个币圈这个参照物罢了,我懂币圈了,币圈就是一个常量,我很容易就会看出谁在说谎,然后去分析就会得到更多数据,或许还碰巧懂那么一点人性,仅此而已。

define观众。前段时间看到一句这样的质疑“公交车上的反腐倡廉的广告打给谁看啊,该看得人也不坐公交车啊?”如若放在半年前我可能也会这样,但现在我知道,这广告的观众展示那些坐公交车的人,这些人里有着未来的下一代,以及正准备培育下一代的这一代。

define人红是非多。其实这句话也是错误的,因为人要红是要靠是非多来完成,也就是并非是人红了是非才来,而是因为是非才红的。

define数学。我现在连求圆面积的公式都记不得了。

define define。以前听到一句话“Every single one will got himself a owner one day”我以前喜欢这样回答这句话“maybe,but let me tell you ,not today ,not you”,现在我喜欢这样回答“when you find yourself,nobody could own you but yourself,unless you want someone to.”


上面这些,也只是现阶段我自己的“开源”,包括一些以前推理时的一些零碎小记,不为任何人观后感负责。


登录后方可回帖

登 录
信息栏
你好,BitcoinMind是一个追求极简化的区块链小型交流社区。

为维护沟通内容的纯洁性,请自觉遵守社区规则,不发送推广或其他有害内容。

Bitcoin Mind _ bitcoinmind.com

QQ群:162691839

备用群:885266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