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By 多愚的解释 at 2019-01-27 • 0人收藏 • 215人看过

早上被门口的鞭炮声吵醒,想了想,也是,有的店铺开始收摊了准备回家了,我也准备准备收摊吧,放一挂火鞭完事,喜迎第二轮本命年。

在大家印象里,生物学家的标配是显微镜,天文学家的标配是望远镜,这里面的差别仔细想想也是很有乐趣的。

任何事物都有惯性,惯性虽有好有坏但无可避免,思维也有惯性。

假若,把一个显微镜伪装成一个望远镜,让一个资深的天文学家去看,他会问,这是那一片星云?这是新发现的星球么?假若,把一个望远镜对准一个星球一片星云伪装成一个显微镜给资深的生物学家看,他会问,这是在什么东西上取得样切的片?用的什么染色剂?是A3号小白鼠么?是洋葱么?

也就是说,天文学家的惯性会让他获得一个自己是渺小的,观测物体是未知的,距离是用光年计算的视角,而生物学家则获得一个自己是巨大的(也就是上帝视角),物体是已知的,观测距离距离是用厘米计算的视角,奇妙么?

来分析这里的差别。天文学家是站在地球这个相对于观测物体来说渺小的物体上进行探索的,也就是距离是用自己世界所能达到的极限来衡量的,也就是因为自己是渺小的,地球就犹如一个切片上的小细胞,而生物学家则是触手可及,也就是说,也许,当地球上的天文学家在地球上架起一座望远镜遥望时,或许碰巧就有一个同一维度但不同空间的“上帝”正在调节目镜观测着这个地球上的天文学家。而天文学家观测到的那片璀璨星云或许,在生物学家眼里就是一个洋葱切片加上染色剂之后的呈现,也就是说,这两个行业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在干同一件事,哈哈。

既然宇宙触不可及,但,我有我自己啊,我通过我自己就可以获得一种有趣的视角去探索去让这片宇宙显得渺小真实可触摸,这也许也能构建一个逻辑外环吧?

也就是说,通过不一样的视角,我可以推导出“我的宇宙”的大概框架,有人说你探索宇宙不应该买一个望远镜,探索几个行星之类的?望远镜我也没那个能力,况且NASA官网就有,何必破费?这也应了一段我以前看的一本小说里的一句话“观远山,不必上远山。看深谷也不必下深谷。反过来说,若是真的上了远山,你只会观不见远山,看不见深谷。就好比钻进林总,但见树木,不见林莽,要想看到林莽,唯有站在此处绝顶,用眼望下去,用直觉望下去,用心眼望下去。”就好比你写一个程序,首先你得有目标,你要做前端还是后端,要攻还是防,然后你自然而然就会选择相应的语言,你也有动力去学,然后才会接触到变量常量这些细节,就我学c来说,我看了三遍教材,始终没看到他这个语言的最终目的也就是需求,比如一个APP比如一个网页,还得去别的地方找,这本教材让这个c语言显得很尴尬。也如同整理装修一间房间,得先有一个房屋的结构框架图,或者自己能进去看看,然后安排吊顶也好,粉刷颜色也好,灯具安装也好,壁炉在哪,地暖还是空调等等这些细节,但这些细节无论怎么变都不会突破这个房子的框架,当然,也就是指的承重的,毕竟承重墙你说要开一个窗户,那这房子不塌也快了。

就如同前面文章关于变量和常量的讨论,我不会把教科书上地球和月亮的距离当作常量,毕竟我无法去验证,但地球是圆的有重力有引力这些我会当作常量只要苹果成熟后依旧会掉落。关于虫洞黑洞之类的,我也会当作变量重新进入程序循环,但这不意味着冒犯,毕竟我就是一个解方程式的人,出题人只给出四个选项但我的结果不在这四个选项里,那么,我就要去判断是我错了还是出题人错了,无论善意还是恶意,但首先我会相信我自己的结果,然后就会去检查,我有没有用到出题人相关的变量当作常量贯穿全局了?结果无非是有和没有,有了我会自己去验证推导,没有了我会继续找,直到这里的常量全部自己捋顺,然后,结果就会变成他是错的而我就会有我自己的一个推导结果。这让我想起来以前偶然在一个群采集数据时看到的一个逻辑训练题“某个大学教授给一个学生A出题,儿子:爸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爸爸:没有啊。 儿子:咱们家保姆说这世界上有鬼。 爸爸:儿子快跑。 儿子:怎么了! 爸爸:我没有请保姆 ! 儿子准备收拾东西,回到房间看到保姆。 保姆问:怎么了? 儿子:你到底是什么! 我爸爸更本没请保姆!!! 保姆出神:你爸爸已经死了4年了。 儿子愣住了,不知不觉倒在了地上,撞倒了旁边的桌子,花瓶从桌子摔下来。 屋外经过的路人:这屋子5年没人住了。怎么还有声音? 其中有一个是鬼,请问那是谁? a.爸爸 b.儿子 c.保姆 d.路人”这个题目,里面的变量很多人会忽略一个,假设这是一个真实的事情,毕竟,我们只能严谨的去代入现实环境去判断,那么,教授就不应该是一个明示常量,有很多人自己脑补出很多情节,但题目内没有,而我当时就说“这个教授是鬼”,有人会问为什么?我的逻辑“教授在讲这个这个故事时,他并没有出现在这个故事里,那么,按照常理,人是看不见鬼的,鬼能不能看见人不得而知,我只能从我是人来当作常量,其他都是变量,包括教授,教授没有出现在故事里,那么,他是怎么看见这个事件的发生的过程的?他的视角可是贯穿全局但是abcd四个选项都没有看见教授的存在,那么,教授就是鬼,可是,教授就在A面前站着,而A是人,A能见到教授那么他也是人,那么,怎么可能教授是鬼,也就等价于人==鬼,显然人==人,鬼==鬼,也就是说,人是人鬼是鬼,那么教授既然看说这个故事是真实发生的,那么,教授就是鬼,那么,教授==鬼,A==教授,教授就是通过一系列计算之后的一个常量——鬼,那么同理,A也是鬼。”也就是说,这里面存在太多利用惯性做的假框架,例如只有四个选项没有教授没有学生。甚至是一个单选而不是多选。所以,我不会因为教授资历高也不会因为选项里没有而去否定我自己,这,也就是所谓的创新。但,人终究是踩着错误才能进步的,没有人会没有错误,也不应该有人因为资历而去否定自己的逻辑。这样,才会进步。

而根据上面的视角对换,我对宇宙这个框架暂时定义为一个洋葱,或者一个花瓣,或者一个小猫小白鼠。也就是说,我们的宇宙,可能是那一颗洋葱切开了或者没切开,洋葱切没切开,小白鼠死亡没死亡,都是一个宇宙,切开的洋葱可能会衰弱的比没切开的快,但时间就是另一个相对了,也许,我们世界的一秒可能等价于我们世界里洋葱所包含的那个宇宙中的千年吧。也就是说我们如果处于洋葱这个宇宙内,这个宇宙的衰弱就如同我们世界里的洋葱一样,有lucky值,或许,我们的宇宙是包含我们的宇宙的洋葱旁边的那一个橘子或许橙子或许西瓜或许那个小猫或许是那个木桌子,这样的话,我倒是希望我们的宇宙是一个没切开的西瓜,并且被遗忘在冰箱的冷冻室里了吧,那样我们就有大把时间去研究,如何在切开的一瞬间,进入到那黑色的西瓜籽中得以避免强光并且继续找到土壤生存,这样循环下去,哈哈。(当然,这些只是前段时间无聊时的乐趣罢了,总之还在构建自己的框架,但是写成小说也是不错的,如果有能力,以上类比只是单纯为了获取不同视角而衍生的乐趣罢了,不必当真)。

想象归想象,但要是再加上严谨的逻辑设定就是需要时间了,成与否,没人知道。但现实生活还得继续啊,所以,到此为止吧,停更,期限不定。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登录后方可回帖

登 录
信息栏
你好,BitcoinMind是一个追求极简化的区块链小型交流社区。

为维护沟通内容的纯洁性,请自觉遵守社区规则,不发送推广或其他有害内容。

Bitcoin Mind _ bitcoinmind.com

QQ群:162691839

备用群:885266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