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一夜暴富后,从此执迷于捷径

By ofbing88 at 26 天前 • 0人收藏 • 74人看过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贪婪、恐惧、患得患失,所有角色都身不由己,懂技术、有人脉,都不能保证你百分之百全身而退。

当你赚过一次大钱,享受过一夜暴富带来的欣喜和自信后,就很难适应“赚得更少”的失落,你很难放弃执迷于捷径的念头。

市场翻云覆雨,边缘力量迅速崛起,早年间有句话:VC想投1CO时,基本没时间做尽调,因为额度都是靠抢的。你想来玩我的游戏吗?你就得守我的规矩。但更可能的情况是,在这个自由、新鲜的世界里,并不存在所谓的规矩。

进场时只为了赚钱,赚钱了才有了信仰。

有人自己挖矿,有人开矿池,有人炒币,有人发币,有人梭哈。

接触的不少从股市转投币市的人,2017年收益10倍只是起步,30倍勉强合格,100倍才可称道。

互联网最早兴起时,也许下过相似的诺言,号称追求“匿名化”“去中心化”。但经过几十年发展,互联网这片处女地,越来越接近物理世界:被少数公司垄断的、中心的、被规训的。

于是,区块链从边缘崛起——在某些技术极客看来,是对背叛初心的互联网的矫正和新革命。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去中心化的比特币本身正在变得“集中”:根据瑞士信贷对交易地址的分析,全球97%的比特币,掌握在4%的参与者手中。一小部分参与者,已经控制了比特币大量的算力和份额。

但赚钱终归是个好东西,对于信仰者而言,价值增长代表了对社区的认可,能实现“信仰充值”。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天堂地狱,一念之间。这话来形容币圈人跌宕起伏的命运一点儿也不为过。

你只看到了2017年比特币一帆风顺,一路飙升了翻了20倍,突破一币十万。

你没看到2016年,世界最大交易所Bitfinex的12万比特币被盗空,多少人被杠杆逼得跳楼自杀?

你没看到2015年,比特币大跌200美元后,多少比特币的爱好者们在深夜在家里默默吃煮挂面。

你没看到2014年,贴吧老哥顶着巨大压力卖房48万炒币,苦撑5个月,最终割肉18万惨痛离场。

你没看到2013年,12月份比特币高歌猛进,而中国比特币因为一纸禁令暴跌40%的一片哀嚎?

假如你2013年入了比特币,99.99%的概率都没撑到2017年就已经在“深夜被痛苦折磨得无法入睡了”。

而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这个世界却灰暗了不少。

币圈真正产生影响力的扩张,其实是伸向下游交易所,以及整个配套产业链的建立。

交易所同样发端于2013年。在这一年,李林、杜均、胡东海、袁大伟,创立火币网;同年,徐明星创办OKcoin —— 后来OKcoin的CTO赵长鹏、联合创始人何一出走,创立币安。

发展至今,火币网、OKcoin、币安作为三强,最终从遍地开花的交易所中杀将出来 —— 可将这三者看作币圈交易所中的BAT。

币圈交易所,早期主要盈利模式并不是依靠传统交易所的手续费,而是为炒币做配资服务 —— 正是这种中国互联网特色的模式,让全免手续费的交易所在初始扩张阶段脱颖而出。

新入场的韭菜,身边处处都是坑。

更直接的收割方式是庄家拉盘诱多,等价高时离场,让韭菜接盘。一般散户根本无法知道庄家什么时候跑,很可能高位套牢。

对个人来说,即使不亏掉老本,从几亿到几千万,也足以让拥有过的人精神崩溃。可怕的不是钱变少,而是自信丧失,信仰倒塌。这样的案例在造就了个体悲剧之余,也造成了更大的负面影响——对真正信奉区块链的人来说,此类骗局,正在让区块链技术本身背上恶名。

从前2B、2C,后来2G、2VC,再后来2韭菜。半是玩笑,半是悲哀。如果此刻比特币发明者中本聪在注视着这一切,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心情。

统计学中,有一个概念叫“幸存者偏差”,指因为大多数我们统计到的结果都来自幸存者,因此我们的统计常常错过了真相,因为“死人不会说话”。

数量更多的总是被遗忘的失败者。“一将功成万骨枯”,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剧本的发展终究十分古典。

历史不会重复,但会押韵。人人皆可享受时代的浪潮,但也请记住有句话不是说着玩: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登录后方可回帖

Loading...